当前位置:首页 - 晚报专栏
给自己松绑 【台州晚报心理专栏《情感ask》2011年6月26日】
作者:吴知力  发布时间:2011-10-25 15:36:06  阅览数:1935

吴知力:

  您好!

  我是一名大学生,大二下半年时,报了个培训班,需要周六、日上课,于是就想晚上要好好休息。我们宿舍有两个灯,睡觉时我想把灯都关了,但舍友只让关一个,于是就闹了矛盾。每次关灯时,我都挣扎好久,想到还有一盏灯亮着,我就睡不着,可能接下来几年都是这样了。我每天都在想怎样解决这个问题,但又一点儿头绪都没有,课也上不下去,于是我就和他冷战。每到周五,舍友一句“你留个灯吧”,一听这话我就慌了神,就整夜失眠,课也上不下去。整天都在想,结果症状越来越严重,连课也不能去上了。后来和舍友协商后,他终于同意关两个灯了,但我还是担心,万一哪天他又说“你留一个吧”,那我不就崩溃了?于是晚上很晚也睡不着,白天就犯困。

  紧接着另一个舍友,晚上玩游戏时,戴着耳机声音也很小,但我却听得到,于是又失眠到了凌晨五点,自此以后,只要他晚上听歌时耳机发出一点声音,我就紧张,第二天只能补觉。但中午补觉时他的耳机又有声音,于是我说了一下,结果就吵了一架。其他舍友都不理解,毕竟上大一时没这个问题呀。我也很纳闷。自此我已经对宿舍的任何声音都敏感了,搞到最后,舍友都快被我逼疯了。

  最后临时搬了出去,住在一个同学租的房间里,同学暂时去了外地。但晚上我还是睡不着,想到耳机的声音无法解决就崩溃,怎么办呀?搬出去时,每晚也是想到三点才睡着,六点就醒了。白天在床上躺着却睡不着。两个月没睡过一个好觉,我都快疯了,身体也开始变得很差。一个耳机的声音和关灯的问题竟能让我崩溃,我找同学诉苦,他们都说我是神经病。我怎么会敏感到这种程度?我上大一和大二下半年时,都没这样子的呀。我想到自己的父母,自己的理想,竟被这么点儿小事灭了,很是无助。我想自己搬出去住,但却害怕合租的再弄出点儿声音,犹犹豫豫,没个主意。怎么办?救救我吧!

  小wang

  

  小wang:

  您好!

  这些强迫症状的确是让人非常痛苦的。

  强迫症状是人们用来缓解焦虑和不安情绪用的。你便是通过强迫式地控制周边的环境(灯光、声音)来缓解自己内心的焦虑和不安,所以要改善你的强迫症状要从你的焦虑情绪入手,那么你在焦虑什么呢?

  正如你所说“我想到自己的父母,自己的理想,竟被这么点儿小事灭了,很是无助”,你有很强的成就动机,当然,同时也就有了不小的压力,也许在你心中,你必须要获得怎样的成功、必须要成为怎样的人,否则就算是失败了,否则自己就没什么价值了。而在目前这个时期,你的这些理想和目标是否已经超过了你的能力?以至于你认为任何细小的障碍都可能极大地影响到你去达成这些目标,你在你的成就动机面前变得脆弱不堪。

  你能否看到这里的重点?你的自我要求和目标已经超过了你的实际承受能力,让你内心担忧和感知到自己几乎肯定会失败,然后任何外部细小的障碍都刺激了你内心的这个担忧让你惊慌失措,你惊慌失措的其实不是晚上睡不着,而是睡不着之后的后果:没法参加某个提升自己的培训、没法达成自己给自己设定的某个目标。

  实际上即使你处理了灯光和声音这两个问题,一定会有第三、第四个问题出乎意料地冒出来让你再次担忧起来,你不堪重负的内心一定会自发去寻找到新的障碍,这些障碍正是你利用来挡在那些让你感到难以胜任的事情前面,让你暂时回避面对更重大的压力和挫败用的。你用一个个小障碍替代了对大失败的恐惧,然后怪罪于这些小的障碍使你无法成功。这是一种典型的心理防御机制。

  一条路是完全控制外部世界,扫清达成自己目标这条路上任何细小的障碍,然后在一种“完美、真空”的情境中实现自己的理想;一条路是暂时放弃或者调整自己的目标和理想,先去做一些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事情,活在生活本身中而不是把自己当工具活在对目标的达成中,等到你的能力增长、条件成熟再去考虑达成一些你想要的东西;哪条路是现实而可能、自然而不扭曲的呢?

  强迫症状是因为我们的内心受到挤压,只要减少了压力,症状便会缓解。

  祝好!

  吴知力

收 藏】【打 印】【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