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晚报专栏
让已经结束的结束 【台州晚报心理专栏《情感ask》2011年4月3日】
作者:吴知力  发布时间:2011-10-25 15:18:23  阅览数:1285

吴知力,您好

我从来没想到,我会爱上一个比我大6岁的“大叔”。他33岁,我27岁,他1米88,我1米58,他是温岭某事业单位合同工,我是温岭某机关单位合同工。暂且叫他Z吧。

故事的开始是我同事的介绍,当同事向Z的妈妈介绍我后,她听说年龄相差6岁,当时就要把我们两个人的时辰八字让算命先生一算,因为俗话说6冲就不好了,结果Z不让他妈去算。就这样在同事的撮合下,我们见面了。

跟同事一起与他在舍得坊吃饭。看着高高瘦瘦的他,五官很端正,这跟他当过8年兵有很大关系,1米88的个儿,这在温岭算是鹤立鸡群的了。期间他很绅士,也很幽默,见到他的一瞬间,我就为他那种成熟男人持有的稳健和优雅而倾倒。当时我想我是一见钟情于这个男人了,成熟稳重又高大帅气,正是我喜欢的类型。

回去后,听说他嫌我长得不够高,皮肤不够光滑,我以为就这样没戏了。大概一个星期后,他来我单位办公室,依然和上次一样的温和清爽,只是我的心中多了一点别的情绪,那种说不出来的情绪让我心跳加速。

第二天同事突然告诉我:Z的妈妈希望你们去登记,然后把户口迁过来,村里就有10来万的福利。我问了Z的意思,他说有总比没有好,而且他接受了我,我心里一阵甜蜜蜜的欢喜。

当天晚上,我应邀去他家吃饭,然后一起开车去乡下我家,准备拿户口本。由于这事来得太快太突然了,我家人根本没来得及心理准备,第一次带他回家,就向家长要户口本登记,我觉得也有点不妥。我家人看他一表人才,单位也不错,为了表示他的诚心也是为了保障我的利益,我妈说:“按照我们这边的风俗,登记前一般先订婚的,况且你们认识才这么短。”Z见我妈犹豫的感觉,我们没拿到户口本就回温岭了。后来Z的妈妈与我的妈妈通了电话,涉及到了一个订金的问题,听说我们那边的女孩出嫁订金一般是10来万,这个数字吓倒了Z的妈妈。

这事就这样耽搁了。两天后,Z村里的福利期限过了,于是他妈妈拒绝了我与她儿子继续交往。她觉得,当初看中我的是农村户口,可以享受村里的福利,而现在我一个合同工也没有吸引她家的地方了。以Z的条件,她觉得儿子应该找个像老师之类的公务员,要不就找个家庭条件好点的,就不需要拿出10万订金了。我感叹,现代社会的人变得越来越势利,爱情也越来越无足轻重,于是我不得不相信“天下有钱人终成眷属”就是对现代爱情最确切的描述。

我突然有种被抛弃的感觉,哭呆了几天,责怪我妈:为什么不给我户口本?我妈倒很看得开说:“他们是为了村里的福利才叫你登记,而不是真得想娶你。再说你们没有相处过,都不了解双方性格合不合,如果以后出现婚变的话,你就是最大的受害者。”我想通了,询问Z的想法,他说愿意跟我先从朋友做起。这样我好像又看见了曙光,看到了希望。

马上就过年了,期间我们都没有联络。我把自己在家里关了一个春节,心情变得平淡了。今年春节后上班,我忍不住在QQ上主动联系了Z,他也被动的回应。

我们开始了晚上在我宿舍“约会”,他每次都小心谨慎的,即使我讨厌这种没有阳光的生活,但是他的细腻、缠绵,对我来说是一种致命的诱惑。他从来不说喜欢我,有次我忍不住问他,他说:“我不喜欢你还过来干嘛?”我就心里美滋滋的,心想他喜欢我就好。我开始窃喜地接受着他给我的爱和关怀,也对他越来越依赖,如果哪天没有他的留言或短信,我就会魂不守舍,我犹如初恋的小女生一般对他患得患失,忐忑不安,生怕他哪天不理我。

情人节那天,当他带着淡淡的烟草味的吻,密密匝匝地落到我的唇上时,我的心就在他的温存中慢慢地融化。之后他突然摸我,我居然有种说不出的快乐,但却深深地觉得他并不是全心全意地爱我——因为他太冷静。他的双手突然戛然而止,并说不想伤害我,我完全感受不到他对我那种炙热的爱情,而只是一种温和的关怀和包容,可我却不想要这种感觉,因为这样并不安全。

之后他在网上留言说,以后把我当作小妹妹来疼。我还傻傻的告诉自己,他是爱我的,这种爱体现在他对我的每一份关怀里,我一直安慰着自己,但是这种情绪我不知道能维持到多久。

有时候,他会把相亲的八卦讲给我听,我虽然心里酸溜溜的,表面上却装的无所谓。他说怎么就遇不到那种令他心动的女人?其实我心里明白,我对他的好,宠坏了他,这样别的女人就再难入他的眼。

他从来没给过我什么承诺,我也没问他什么时候接受我,原来一直觉得形式不重要,但是现在,我很想他能给我一个承诺,一个女朋友的名分。有时候突然想要离开他,但是我又舍不得,我感到很矛盾。

                                                           

                                                           温岭   蕊蕊

 

 

蕊蕊,您好

首先要恭喜你没有在仓促中与Z登记结婚。冲动型和逐利型的婚姻通常接下来是漫长的争吵和不满甚至互相伤害,因为当婚姻中的双方对对方的理想化被时间无情瓦解之后,这对男女剩下的只有怪自己当初是如何地瞎了眼。所以我非常赞成试婚,有什么东西是你不去亲自试一试就能确保的呢,当然婚前的同居类似于试婚,有着类似的价值。

Z先生已经从你们的准情侣关系中撤出来了,你还在里面,他不是明说了吗,把你当妹妹疼,当然这个“当妹妹”是真,“疼”是缓冲剂。你说“我还傻傻的告诉自己,他是爱我的,这种爱体现在他对我的每一份关怀里,我一直安慰着自己,但是这种情绪我不知道能维持到多久。”需要维持的东西一般都是假的,是我们根据自己内心的需要造作出来的东西。表面上看来,你是离不开Z先生,但实际上是你觉得自己无法承受离开他之后的痛苦情绪,表面上看是你与Z先生的关系,实际上却是你和自己内心感受和情绪的关系。我们就是这样,为了逃避某种自己不想面对的感受和情绪,躲在自欺欺人的幻觉中,然后浪费青春、消耗生命,最后当然是毫无例外的“追悔莫及”。

他和你明说当你是妹妹,他和你说自己相亲的事,这些足以说明他已经结束了和你的准情侣关系,你要继续谈下去,便不是和他在谈恋爱,而是和自己内心的一种情愫在谈恋爱。他像一座大山一样,出现在你的情感生活中,然后吸引了你太多的注意力,现在是你把注意力从这座挡着你视线的大山上移开,迈开你的双脚从这座大山的旁边绕过去,去寻找新的风景、呼吸更清新的空气的时候了,也许这座山之后是一片开阔的原野,那里有各种新的可能性。

祝福你。

                                                      吴知力

收 藏】【打 印】【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