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晚报专栏
世上没有彻头彻尾的绝望 【台州晚报心理专栏《情感ask》2011年3月6日】
作者:吴知力  发布时间:2011-10-25 14:55:30  阅览数:1691

吴知力,您好

 

我活在一种抑郁的情绪中,这种状态大概有二十年了,时好时坏,我一直苦苦寻找对治抑郁的方法,虽然有所改善,但自己内心始终知道仍有一种抑郁、沮丧和绝望挥之不去。我总是觉得压力很大很大,总是期待过一种压力小或没有压力的生活,但是随着结婚生子,好好抚养孩子、买房买车统统成为新的压力,尤其是孩子的抚养,因为我们俩夫妻都要工作,孩子只能交给岳父母带,但是岳父母之间却充满了矛盾、争吵,而且她们的精神状态也很差,一想到孩子又要过我曾经过过的日子,我心如刀绞。

小时候我的父母对我的学习成绩管的很严,他们要求我要考班级第一名,级段前三名,如果做不到,如果他们心情好的话,回家可能遭受白眼、冷漠和唉声叹气就够了,心情不好的话一个巴掌可能就甩过来了。记得小学的时候有次期末还是期中考考的不好,我妈为了惩罚我,把我们兄弟俩养的三只小猫从三楼阳台扔了下来。还记得爸爸说过,如果考班级第一名,家长会他是会去的,否则他是不会去的。当然,那些年,我几乎全是班级的第一名,到了后来因为要保证考的好,自己的能力又未必能保证次次第一,有段时间我甚至用作弊的手段来维持自己的第一名,现在想来,太他妈可悲了。有趣的是,我似乎是个硬骨头,当我看到自己作弊获取第一名的时候,我感到深深的羞耻,我后来放弃了作弊,宁可考不了第一回家挨骂挨揍。

小学的时候因为个子比较小,同时很自负(后来我知道,其实是我的自卑),不愿意讨好班级里有些有“权势”的同学,所谓权势是指他们个子比较大,周围有些人跟在他们身边的同学或者他们的亲戚在学校里当领导,所以经常受语言上的或者身体上的欺负(当时校园暴力很盛),记得有一次被欺负了回家告诉我爸爸,爸爸听了以后出乎我意料的愿意为我出头,把我带到欺负我的同学家里(他的爷爷曾经是这个学校的老师,他的妈妈当时是学校的职工),更加出乎意料的是,当见到这位同学的妈妈的时候,我爸用他那大手狠狠地甩了我一巴掌,然后告诉这位同学的妈妈说:我是这么管教自己的孩子的,你也把自己的孩子管好。当时我痛苦,欺负我的同学也被我爸的行为吓哭了。然后我爸皱着眉头走了,我跟在他的后面,心里痛苦极了,从此以后我低下头,再也不敢和同学争吵,在学校里受再多欺负也不再敢回家说…记得当时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早点小学毕业,去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初中。后边的经历先不写了,太多了。

我真的有可能走出内心的煎熬吗? 我有可能摆脱抑郁和绝望的情绪吗?

                                                                 小曾

 

亲爱的小曾,

 

读过你的来信,我心有戚戚,难以下笔。

一个需要保护的孩子却没有得到保护,一个需要安慰的孩子却得到新的创伤而且再也不敢去要求得到保护和安慰。对你来说,现实是这样赤裸裸的伤痛,我突然想对那些曾经得到爱和很好照顾的人说,请你们珍惜、珍惜!你们是那么幸运,那么令人嫉妒!

除了少许性格的因素,心理上抑郁的背景,正是在我们过往所受的伤害中形成的。这些伤害可能是一些重大的事件,也可能是日复一日的被忽视、被苛责、被压迫、被欺负,它们让人一点一点地不再相信自己的力量,不再信任自己的父母继而不再相信这个世界中的所有人,它们让人的自尊一点一点地消磨、消耗,它们让人越来越觉得生活和生存是一场战斗,如果你是个弱者,你就会备受欺凌,你就会没法活…当一个人经历了这些,他感受到的压力又怎会不大,他的内心脆弱而敏感,而他却必须在表面上假装成一个强者(这样可以给他一种可以自我保护的假象),这一点又更加加大了他内心的冲突和分裂,他的力量再一次受到削弱,而当他发现自己的力量又减弱了的时候,心理上的自我保护机制又再次促使他调动自己,在表面上装得更强大。如此的恶性循环日复一日,出现抑郁和重大的压力感再自然不过了。

 

压力是由我们感受到的不安决定的,一个人如果他曾经得到过无条件地爱(当然,这种情况是少见的),他会觉得自己怎么过都行,他身上的压力就会很小;而一个人如果从小必须做到如何才能得到一些接纳,他就会时时活在恐惧和不安中,因为他必须保证自己做到某些特定的事、做好某些特定的事,他才能感觉到自己拥有了某种必需的安全感,而这些特定的事是否做得到却并不完全掌握在他的手中,这种不确定性就会引发他的不安,继而造成过度的压力。

 

而抑郁,是由我们曾经受过的创伤和我们与自己内心的隔离造成的。这两者其实是一回事,正因为我们遭受的创伤令我们无法面对和忍受,我们才会用逃避和隔离的方式去处理这些创伤造成的情感和情绪体验,而与自己真实情绪的隔离,正是产生抑郁的原因。

 

受伤的孩子,有可能在恶劣的环境下,人格遭到致命的扭曲,当他们的希望破灭殆尽的时候,他们有可能成为严重攻击他人、报复社会的一群人,某些刑事犯正是这样一群不幸的人,他们曾经也是受害者。另外的一部分,他们可能维系着内心的希望(坦率的说,有些希望可能只是幻想),照着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内心痛苦地活着,苦苦寻觅着摆脱内心痛苦的出路。

 

 

很遗憾,我并不能给你一副药到病除的速效药,尽管我很想给。

我的建议是,寻找合适的心理咨询师,学习如何接受自己生命中的丧失、学习如何面对自己真实的情绪继而从中穿越。另外,也建议你了解一些佛法,这里所说的佛法不是作为世俗宗教的佛法(我并非说世俗宗教的佛法好或不好,只是我认为它未必能针对你的问题),而是教导我们如何观照自己起心动念、如何与自己的情绪共处的接近于一种方法论的佛法。

 

学会如何与自己的情绪共处是你对治抑郁情绪的关键,这个过程会比较慢,你必须对自己足够诚实、足够耐心,有时还需大无畏。好消息是:如果你开始直面自己的情绪并愿意与它共处而不是极力排斥他,虽然会感觉很痛,但你同时会感受到一种真切的希望和一种有出路的感觉。

 

世上没有彻头彻尾的绝望。

 

 

                                                                  吴知力

收 藏】【打 印】【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