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晚报专栏
丧失是生活的一部分 【台州晚报心理专栏《情感ask》2011年2月13日】
作者:吴知力  发布时间:2011-10-25 14:50:35  阅览数:1373

吴知力:

  你好!

  我今年24岁,大学毕业快一年半了,从初中开始,我一直很难入睡,当我睡不着的时候,我的头脑里经常会出现和某个我讨厌的人打架的场景。后来,除了失眠还出现了经常性的脖子僵硬,去大小医院都检查过,也没查出有什么身体上的病症。每当我内心混乱或身体有病痛难以忍受的时候,我会打电话给父母,告诉他们我很痛苦、看不到好起来的希望,当我感觉到他们为此也感到痛苦的时候,我就会有一种快感。但是,我爸通常很快就开始指责我老是说自己这痛那痛,不像别的孩子那么开朗,自己把自己整出毛病来,这时我就会感觉要爆炸,愤怒会一下子完全控制我……

  一直以来,我都想振作起来,不想病恹恹地过,我总是觉得只要失眠的问题和脖子经常僵硬的问题能解决,我就能变得更有力量,我就能决定自己的生活,我就能不再给某些人面子。我更想不再依靠父母,想大声对着他们说话。我总是有这种只要某样东西改变了,我的生活就会彻底好起来的感觉。

  我从3岁开始就跟着奶奶过,父母都在北京做生意,一年回来一次,回来也是走亲访友,我和他们说不上几句话。读小学和初中的时候,我经常被人欺负,有时被人打有时还被人搜走零用钱,在奶奶家还经常被大我2岁的堂哥欺负,我好像完全无法向任何人求助……记得从大学开始,我开始正视自己的心理问题,同时也开始寻求治疗。由于需要治疗费用,我不得不向我妈开口,我清晰地记得每次我和我妈说,我的心理有问题,需要治疗的时候,我妈都会重复类似的一句话:是你自己想太多了,只要少想一点不就没事了吗,问题都是你自己想出来的……每次听到这样的话,我的内心都会抓狂,感觉到整个人想爆炸,有一种强烈的想摔电话机的冲动,要不是需要他们提供治疗费用,我真想对他们说:你们这些垃圾!

  今年过年的时候,他们又回来了,一直以来我都想和他们好好沟通一次,看看能否放下自己心里的某种无法用语言表达清楚的负担。

  前几天的一个下午,趁我妈在我房间里上网,我就想和她谈谈。我坐在她身后对她说:“妈,这些年我心里头一直很不舒服,心理问题一直无法化解,我想和你好好谈谈”。我妈眼睛始终对着电脑屏幕,头也不回地说:有什么事你说,又需要钱了吗?不是让你少想点吗,你不想不就没事了吗?你又想说我们不关心你造成你的心理问题了吧?你看看你身上穿的是什么,是耐克!我和你爸都给你买名牌,我们对你不好吗?你说得过去吗?要不要说给亲戚朋友们听听……

  我再次接近了爆炸的边缘,我捏紧拳头,慢慢走出了自己的房间,当时我感觉自己的心在流血。

  为什么会是这样?到底是他们不是称职的父母,还是我是一个懦夫?

  临海 小甄

  

  

  小甄:

  你好!

  你说每当你陷入心理混乱和身体病痛的时候,你都会告诉你的父母,看到他们为此感到痛苦你就会有某种快感,因为你在寻求一种表达,你试图告诉你的父母你的痛苦是由他们对你的忽略、他们没有尽到做父母的责任而起,他们应该对你的困境和痛苦负责,而如果他们感到痛苦你就会有一些他们为此负了点责任的感觉,这让你感到一定程度的平衡。

  当你爸爸指责你这痛那痛、不像别的孩子那么开朗的时候你便会暴怒,这是因为你发现他并不愿为你的痛苦负责,而是全部把责任放在你身上。

  我想,十几年来你无法好起来最大的障碍并不在此。因为你不愿意好起来!如果你从痛苦中走出来,你将失去控诉你父母的理由,更重要的是你的心里将失去得到父母“爱的补偿”的希望,在你的无意识中,很可能有这样的固执的观念:如果我生病了父母都不会关注我、关心我,那我要是完全好起来,他们岂不是会更加忽略我?

  面对自己一生中可能都无法得到父母的关爱,这种丧失感和缺憾感是会让人感到极度悲伤和沮丧的。谁面对这个问题都差不多,你不必认为自己是懦夫。

  父母从小对你的忽略的确是你的不够幸运,因为对一个幼童和孩子来说,父母几乎就等同于这个世界,如果我们对父母都无法信任,我们很难去真正信任其他的人和这个世界。如果我们从父母那里都没有体验过被爱的感觉,我们很难相信其他的人会真正爱我们。但是,无论如何,这是我们的命运,不是吗?那些天生残疾的孩子也拥有他们的命运,你愿意和他们交换吗?

  再打个比方:你把自己所有的钱借给一个朋友,可是他生意失败并且跑路了,在经过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寻找但又找不到他之后,你是选择用余下的生命全部用来继续寻找他,还是承认这个现实,承认这个丧失,重新安心工作、积累金钱、改善自己的生活呢?在你已经尝试了若干年,希望你的父母能够良心发现向你承认他们的错误从此以后好好爱你而不可得的时候,是耗尽自己的生命资源继续要求他们做出补偿,还是承认自己生命中的这个丧失,为自己的现在和将来负起责任来呢?

  丧失是我们人生中的一部分,不是什么多出来的东西。

  直面伤痛、直面伤痛、直面伤痛,你便可能在剧痛后发现自己真实的人生,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活在对“爱的补偿”的幻想中。不管怎样,你现在和将来的生活是否快乐的“责任董事长”已经是你自己了。

  祝你健康!

收 藏】【打 印】【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