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Janet创伤正式课文字稿
Janet创伤课程15文字稿
发布时间:2017-04-11 15:59:38  阅览数:982

本文稿版权归Janet Bachant所有。仅限付费学员内部交流。严禁外传,违者将被请出学习群且不退任何费用

中文逐字稿整理:罗平莉      听译校对:陈敏

 

欢迎大家来到这个讲座。今天是第十五讲。今天和下周的课的主题全部是关于精神分析治疗的。我们今天讲倾听无意识过程并对其做出反应。这个问题我可以讲一年,把这么多的内容放在一讲半课的时间里讲有点困难。所以让我们现在就开始。

具备倾听无意识过程和内容的能力,是动力性心理治疗的核心。抓住那些引发体验的心理组织,是治疗深入发展的必要组成部分。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倾听病人的讲述,需要经过训练掌握复杂的倾听技巧,这与普通人之间的沟通完全不同。本质上,运用这种倾听技术可以从病人的语言和非语言沟通中听出好几个层次的意义和结构。

这些倾听技巧要求治疗师能够感觉到在病人的内心和治疗师的内心各自都发生了什么以及双方之间的互动。要掌握倾听技巧,治疗师的个人体验不可缺少。为方便教学,我把这些不同层级的倾听分成不同项。但你和一个真实的人工作时,各项经常是混合在一起的。

为简单起见,我们把倾听的对象分成以下几项:内容,情感,意义,活现和(心理)组织。今天我们讲前三项,后两项下次课再讲。

    先讲倾听内容。倾听病人在说什么,通常是我们成为治疗师要学习的第一个主要技巧。倾听内容,要听的是病人的想法和事实,听病人跟我们讲的故事。病人在讲什么?是否有意义?是抽象的还是具体的?前后一致吗?或者,我们觉得中间有缺失吗?当病人试图解释的时候,我们跟他们的理解是一样的吗?这种被积极和深刻听见的体验,对很多病人来说是从未得到过的礼物。以往他们是被告知应该做什么、怎么做,而现在是被真切地听见和看见,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体验。

作为治疗师,当我们逐渐掌握倾听的能力并能针对内容进行如实反映时,我们对病人的尊重、好奇和不带评判的兴趣,会进一步刺激和深化病人的体验,以至更多的自由联想、记忆、愿望、害怕、幻想开始浮现,病人就会开始觉得那个真正的自己被听见和被看见了。

最能帮助我们听懂病人讲述中隐藏的内容,帮助我们提高倾听技巧的方法之一,是将病人讲述的内容如实地反映给病人。如实反映的基本类型是对内容进行释义。这让我们可以有准备地跟随和共情病人的体验,同时为其他形式心理内容的出现打开一扇门。好的释义并不是鹦鹉学舌。针对病人所述问题的本质用不同的词语进行释义,是比较理想的。这样病人就知道你真的听见了和理解了他的想法和事实。这种反愦应该简短、聚焦在本质性内容上。Young?描述了释义的两个步骤,一是认真倾听病人的故事,二是把病人讲述的想法和事实用简练的、不带评判的方式如实反映回去。不断练习怎么释义直到自己能熟练使用,是一个好主意。举个例子。一位病人说:一年多以前,我生了儿子以后,我爸妈搬过来和我一起住。我爸爸总是要求一切按他的方式行事,我有点难以接受。我很尊重他、爱他,但我不是小孩子了。治疗师释义说:你和父母同住有点困难。你不太确定你爸爸把你当做一个成年人来对待。这样的释义简明扼要、点中要害。

下面稍讲一下如何学习如实反映的能力。我们通过学习反愦病人所述来训练我们的倾听技巧。如果我们听得不准确,我们就明确地请病人纠正我们。对内容的倾听使我们能够和病人建立紧密的关系,同时让我们对内容的理解更准确。我们不必担心自己做不到100%的准确。我们能做一个足够好的倾听者就可以了,因为我们总是会不断跟病人核实,以确保我们的假设是正确的。如果我们感到自己漏掉一些重要信息,让病人注意到这一点很重要。比如你可以说:我觉得有点困惑,你能不能再讲一遍?或者,我觉得我可能漏掉了什么,你刚才是怎么从谈你女朋友开始,最后谈到你妈的?这对整个过程是重要的。即使我们感觉病人告诉我们的事情不太对,我们也要持开放的态度,让病人对我们的理解进行纠正。这样做很重要。给病人营造一个合作的氛围。病人就会知道我们很投入的想要尽可能准确地了解他。这种合作的氛围,也可以帮助到病人更加投入到治疗工作中,而不是简单地把自己交给被视为权威的治疗师。

学习对病人所述的内容做出反愦,涉及你要有能力去问和回答“谁在对谁做什么”这个问题。

尽管倾听和内容如实反映是发现无意识过程的最基本技巧之一,但同时还有很多别的东西在进行中:我们正在和病人建立治疗关系,我们指出那些病人需要去看的东西,我们还会激起病人和我们自己的好奇心。

我们现在有几分钟的时间。前面的内容大家有没有问题?

学员:同一个词,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理解,比如在互动中,内容是否有意义这一点,我们和来访者就可能有感受上的差别。再比如,关于中立,我觉得我是中立的,但病人并不觉得我中立。出现这种情况怎么办?

J:第一个问题,你能做的是相信,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是可以的。你可以有你的理解,病人也可以有自己的理解。不同的理解,可以让对方变得更丰富,所以不一定要完全一致。但我们的工作要聚焦在病人的理解上。所以,重要的是,病人和治疗师都理解了:病人在说什么,病人的感觉是什么,他的意思是什么。

这第一点关于理解病人在说什么,我们是要跟病人建立这样一个体验:让病人看见我们对他是感兴趣的,我们有能力听见他的话,我们以共情的方式陪伴他的体验。

关于分析中的中立,这是个非常大的问题。回答这个问题会让我们离题太远。

我们可以再回答一个简短的问题。

    学员:病人从依赖发展到为治疗关系负责,这部分老师是不是可以多讲一点?转变是如何发生的?

J:这是个好问题,但是这个问题没有一个普遍性的答案,它是因人而异的。从本质上说,这涉及帮助病人更好地理解自己、更清晰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有能力克服障碍以便跟自己更好地联接,以及实现自己的愿望。谈到他们想要的,其实就是我们下面要讲的倾听情感。

沟通总是多方面的和多模式的。治疗师需要倾听的最重要的方面,是通过病人所述内容和方式传递出的情感线索。精神分析治疗其实是基于情感的治疗。情感若没有得到充分发展,治疗就会一直停留在表面,因此,情感联接对治疗的成功举足轻重。

情感有多种表现方式,包括语言、动作、眼神接触、声调、面部表情、身体姿态、词汇的节奏、象征。我们倾听时要对病人表达的所有情感保持觉察。情感可能和病人所述内容保持一致,也可能非常不一致。一位病人提到父亲去世,讲的是丧失,但在他描述的内容下面,可能有很多隐藏的不被他允许的愤怒。我们也许可以通过注意他在表达中失去联接的部分,或者我们自己感受到的无聊或者情感失联,或者他的语调与厌恶感更匹配,来感受他话里的情感。

如果停留内容层面,我们就错失了一个可以帮助病人找回和认可他与自己情感的主要联接的机会和认可他的体验的复杂性的机会。对这些潜在的情感没有觉察,常常引发这些情感以有问题的方式付诸行动。聚焦病人描述的情感层面,就给病人提供了和那些他们回避掉的体验重新联接的机会。情感在建构一个人的体验当中起着如此重要的作用,以至于1900年,弗洛伊德在《梦的解析》一书中建议我们跟随病人的情感,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更快的找到激发病人行为动机的核心。

当病人表现出情感缺失的时候,也是一样可以被注意到的。当病人说起发现妻子有婚外情的创伤时,他的感觉很可能是麻木的和震惊的,他无法和他的悲痛直接联接。此时我们可以做的,是和他一起待在他的震惊和暴怒中,直到他能够进入悲伤的感觉中。类似的情况是,曾经被虐待的病人,经常无法与愤怒和被背叛的感觉联接。注意某些特定感情的缺失,与注意某些情感的存在,同样有建设性意义。这是给那些有待探索的领域提供了一张地图。

下面讲关注病人表达的情感的组成部分。

情感可以用多种方式表达,简单的一句“她又一次让我把垃圾拿出去”可以承载很多情感,包括内疚、愤怒、恼火、胆怯等。我们的第一要务是要识别其中的情感,使用声调、强度和其他非语言线索去准确理解他的情感是微风般温柔还是吓人的暴风骤雨。我们倾听病人讲述时,要努力识别故事中的主要情感成分是挫败、羞耻的、愧疚、暴怒、恐惧、快乐还是悲伤?

如前所述,情感可以被防御性地用来防御其他情感,如果其中有不止一种情感,事情就会变得比较复杂。但是,当我们倾听病人讲述过程中的情感和语调时,我们想要听到的是病人最深层的和最真实的情感。比如,愤怒和暴怒常常被用来防御对受伤和悲伤感觉的觉察。一位病人就是这样做的。他用对妻子大喊“你就在乎你自己”来掩盖他感觉不被爱的悲伤和难过。

我们现在讲如何反愦情感。理想方式是,把对情感的反愦和对内容的反愦整合在一起。反愦情感是告诉病人,对于他们的情绪是如何受到他们告诉你的事情的影响这一点,你是理解的。第一步是识别病人的情感;第二步是告诉病人我们观察到的他的潜在的情感。比如,告诉病人:女儿不听话时,你被激怒了。第三步是治疗师当时并不总是能做到的,就是给情感增加理由:比如,女儿不听话时,你感觉到被激怒了,因为你非常想要她爱你和尊敬你,或者,你感觉她没有权利挑战你。

Young公式的顺序是:你觉得……(后面跟具体的情绪),因为……(情绪产生的事实依据)。YON

我们要用不带评判的方式不断练习反愦,来鼓励病人更加开放地表达内在的想法。

识别情感并不总是容易的,情感也并不总是清晰的。如果治疗师对识别病人的情感不是太有把握,方法之一就是把那个情感的词用询问的方式还给病人:你觉得被激怒了?这是通过询问请病人澄清一个特定的情感状态。用问句的形式把你不太确定的关于他的情绪的词返还,传递出你想对病人的情绪状态有更多的了解这样的信息,这在很多情况下都是有用。一个开放性的问题可以让病人向多个方向前进,同时把注意力聚焦在自己的情感上。

文化、性别和家庭价值观,很多时候会禁止人们去认可自己的情感,男人不可弱,女人不可怒,孩子不该对父母有矛盾的感觉,这在很多文化中都存在。和治疗室外面的文化不一样的是,治疗要传递的是:无论病人的感受是什么,都是可以的并且是能被理解的。

情感是很复杂的,很多时候甚至是互相冲突的,所以,超越表面现象去观察是必要的,有时候我们必须通过微妙线索去识别,很多时候要通过被称为第三只耳朵的“分析性倾听”。同样的,我们并不一定要有完美的反愦。当反愦的框架是想要更深入理解病人时,病人能感觉到我们的意图和愿望。需要时他们会纠正我们的错误的。

也许最有用的识别病人情感的工具之一,是我们在和病人工作时训练我们对自己情感的监测。那些推动和拉扯着我们的反移情感觉,可能是病人体验到什么的指征和病人在治疗关系中体验到的情感、愿望和恐惧的好的指征。比如,如果我们在治疗室感觉到死一般的沉寂,那就值得假设存在病人跟自己的情感失联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如果病人谈到他想念上大学的儿子,我们自己就变得焦虑,我们就可以考虑自己内心跟分离有关的议题是否被病人的讲述激发了。再比如,如果我们觉察到有一种要像母亲照顾孩子一样照顾某位病人的冲动,我们就可以问自己,病人是否是在呼唤一种被妈妈照顾的体验。

关于如何把我们自己当成分析性工具使用,在讲活现,在咨询师和病人的互动中病人早年的体验和内化了的联接模式被付诸行为时,我们会讨论。重要的是,对情感的反应是我们有兴趣与病人在更真实的层面建立联接的清晰的指征。这种联接模式会使病人与治疗师的联接以及病人与自已的联接更深、更有力量。

我们现在讲完倾听情感这个部分了。现在我把时间给大家。大家有没有问题?

    学员:有时候,治疗师通过反移情或者自己的情感,识别出来访者的一种情感并如实反映给病人,病人会否认,这个时候就似乎陷入了僵局。这个时候老师会怎么办?

J:首先,当你使用自己的情感来识别病人当下的体验时,需要以一种敏感的态度给病人留下说不的空间:不,这不准确。我的感觉是这样的。此时治疗师可以做的是,问病人:那么,你准确的体验是什么呢?如果我们用一种敏感的态度,把我们的反愦看成一种可以被纠正的假设,这就不是僵局,而是一个帮助病人更准确表达体验的过程。我们也要记住,有时候我们的情感可能跟我们自己的成长史、反移情议题和幻想有关系,不一定是病人当下体验到的。

现在我可以再回答一至两个问题。

    学员:如果病人特别赞同,然后问治疗师:我能怎么办?

J:有多种方式处理这样的问题。如果这是病人多次问过的问题,你可以谈这个过程:我注意到,比起向内寻找答案,你对让我给你提供答案更感兴趣。我对此感到好奇。识别病人把分析师当成权威去寻求答案的欲望,识别这种有问题的心理结构,这在治疗初期很重要,因为这可以与病人建立合作同盟,同时帮助病人去发现为什么他们不进入自己内心去寻找答案。

     我看见大家还有很多问题,但我想接着讲课了。讲完了若还有时间再让大家提问。下面讲如何倾听意义。

   我们在这个课程中谈过一件事对个体的意义是决定其是否成为创伤的核心。意义也是心理结构如何被组织的中心,因此是防御、阻抗、移情、好坏观的核心。即使有一群人经历了同一创伤性事件,我们还是无法猜测这群人同样会有创伤,我们需要看创伤事件在每个人内心意味着什么。找到某个经历给病人带来的独特体验通常是困难的,特别是很多体验的意义都是被病人无法觉察的童年早期事件、愿望、恐惧和幻想所定义的。

意义是内在的某个特定东西的代表。我们经常需要从字里行间、从病人的自由联想的内在涵义和字面涵面、情感、幻想,记忆,移情和反移情、阻抗和活化中去理解意义。意义经常代表一个人最深层的愿望和恐惧。与其他学科相比,精神分析致力于检查、探索、思考意义如何被病人创造、表达、隐藏、活化和在治疗关系中被组织。病人通过沟通传递的经常只是表层意义。如果想全面理解病人的功能,你就不仅要理解表层意义,还要通过病人的描述去理解那些有象征意义的、有历史性意义、有符号意义的和对个体有特殊意义的内容。

很多学员已经发现,把病人所述内容的显性和隐性部分区分开来,是很有帮助的。弗洛伊德最初提到对梦的理解时说梦分为显梦和隐梦,但他对解梦本身并没有兴趣,他只想发展普通心理学,以便去理解人类心灵的工作原理。弗洛伊德之后的几代思考家,把区分显梦和隐梦的方法运用到心理学的其他领域,以帮助治疗师进入到病人的无意识中与病人沟通。事实上,我们现在都知道使治疗工作如此难以抗拒的无意识力量普遍存在于病人所有的沟通中。无意识是平等机会的“雇主”,它使用手边任何可获得的工具来代表和承载病人的动力性议题。

弗洛伊德把梦看成通往无意识的皇家大道,但我们并不需要等着病人做梦来帮助我们找到通往无意识的皇家大道。我们的每一个行为、想法、情感、念头、幻想和冲突,都代表了无意识的表达。所谓显性部分的内容,即病人讲述的故事,包括描述性内容及其向病人呈现的心理意象。在深层和病人待在一起,治疗师需要具备超越病人表达的表面意义而看见病人内心深藏部分的能力。引用我写的《在深层工作》一书中的一句话:无论病人用外显的方式表达情感、记忆、关系或念头,一个有分析性技巧的倾听者要想法看到隐藏其下的引发自由联想顺序的主题性心理组织。这个隐藏水平反映出无意识冲突、幻想、愿望、恐惧的印记,合称隐藏的内容。隐藏的内容可以从病人说话的很多方面被识别出来,比如病人选择特定词汇去表达特定的情感、在这个过程中浮现出的特定的自由联想,病人表达某个议题时总使用的特定语调,象征性的共鸣,病人说话时的特定顺序等等。考虑病人的沟通方式和内容,可以给探索病人的隐藏部分打开一扇门。

从病人支付给我们太多或者太少诊疗费的行为中,当他们否认自己的体验时,我并不是要挑刺,但是当他们的自由联想不可避免地把他们引向一个熟悉的主题、内容或顺序时,我们都可以看到很多隐藏的内容。举个例子。我的一个病人在一次治疗中说:我和我姐姐都好竞争,但我更严重,我时刻跟她竞争。我的另一位病人叫巴布拉,她如果允许自己跟好的感觉待在一起就会焦虑。她来找我治疗时,说了一句:冬天才过了一半,我们就有今天这样一个春日,多棒啊!她紧跟着说的一句话让她从本来很开心的感觉一下子转为很焦虑的预期:但是,想想好天气得靠气候变化,这真太可怕了。这是一个如何从病人讲话的顺序中听到隐藏内容的例子。这一点我们在后面讲活化和心理组织时还会讲。

我们提取无意识动力的证据时一定要谨慎。深思熟虑、机智、选择时机都是我们针对隐藏内容工作时必须要考虑的,当然要考虑的还有建立以病人的自我成长和理解为核心的合作治疗关系是根本。要避免的是那种盛行于精神分析发展早期的野蛮分析。那时候,机智和时机的选择都不是被工作激发的考虑。治疗师利用治疗来满足自恋性冲动,这是以牺牲病人利益为代价的。

就像学精神分析的学生一样,接受分析的病人需要时间逐渐与治疗师建立合作的基础,以便发现自己的动力模式、探索那张看不见过程的复杂网络是如何把自己罩住,让自己动弹不得的。意义是矛盾的,既无时不在,又看不见,需要治疗师在与病人的沟通中揭示出来。最重是的是,要懂得病人赋予体验的意义必然与其经历紧密相关。

我举个例子来说明反愦情感和如实反映意义的区别:

反愦情感的例子是:你感到绝望,因为你没办法让你的丈夫去寻求帮助,来治疗他日益恶化的老年痴呆症。 

如实反映意义遵循同样的结构。我们把意义加到情景后面去解释情感。比如:你觉得很无助,因为你丈夫的老年痴症不断恶化,你不得不面对将要失去他的事实。

当你同情地针对病人的无助感给予如实反映时,她感觉她的情感得到认可。当你对意义给予如实反映时,共情的程度更深了。对意义的首次如实反映可能使探索工作不断地往深里走,因为一个如实反映不是理解的终点。意义就像俄罗斯套娃一样通常不止一个。沟通中的如实反映是以病人的夫妻关系的深刻意义为背景的,但是病人面对丧失的绝望,除了现实事件带给她的意义,还有隐藏在这个意义之下的意义。帮助病人深挖探索寻找意义,是我们下周讲活化和心理组织时会更多涉及的内容。 

抱歉,今天没有时间给大家提问了。请大家把问题记下来,我们下周课上回答大家的问题。

 

收 藏】【打 印】【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