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Janet创伤正式课文字稿
Janet创伤课程11文字稿
发布时间:2017-04-11 15:45:58  阅览数:1055

本文稿版权归Janet Bachant所有。仅限付费学员内部交流。严禁外传,违者将被请出学习群且不退任何费用

中文逐字稿整理:罗平莉     听译校对:刘莹

 

大家晚上好,今天这一节的形式我想以大家问问题的形式开始,问题是关于上节课性虐待的部分,大家对上一节课程有什么疑问?

 

问题1:从小父母离异,女孩随父长大,青春期开始,多次遭受父亲乱伦和暴力伤害,长大罹患抑郁症和焦虑症,以及女性性功能障碍,是否受害者应该远离父亲?现在她已结婚7年,和丈夫性生活不和谐。

 

这个问题是关于发展型创伤的例子,在这个个案中,她是被她父亲性虐待的,如果她的妈妈就是要忍受这个情况的话,在实质上她就是被妈妈抛弃了。

从这个病人很小的时候开始,她就和爸爸妈妈失去了很好的链接,因为她的爸爸虐待她,她的妈妈抛弃她。

我感兴趣的点是,爸爸虐待她的事件是怎么曝光的,是怎么样被别人知道的,现在学校有关的领导知道了这个事情才给她那样的建议,还是其他的,比方说警察局等有权力的机构知道这个事情,有没有相关的处理给到这个爸爸,有没有什么结果,

第二点是女孩的生活里面有没有值得信任的,可以让她觉得安全,可以获得支持和保护的,比方说她爸爸的妈妈,她的奶奶,或者是爸爸的爸爸,她的爷爷。有没有这样一个人在这个女孩的生活里……

 

问题1补充部分:最近这个父亲又发送如何呵护女性阴唇的信息给女儿,让其非常羞辱、生气,她多年有做同样的噩梦,与父亲发生性交的噩梦,是否建议她在感到不安全的时候远离父亲,或者与父亲保持安全距离,以免刺激她复发抑郁症和焦虑症?父亲是孤儿,她现在35岁。

 

我听到这个个案感到很难过,确实是很困难的情境。真正能帮助她的事情,是有能力采取行动,才是在根本上能够帮到她的事情,采取一个她把自己放到中心的位置,从自己内在整合的中心的位置的做出的一个行动,比方说,她可以采取一个行动,她可以给她爸爸打电话或写信,告诉她爸爸,他不可以、不许再跟她讲性的内容以及性的接触,不允许她爸爸这么做。

或者,可以采取行动完全把父女关系断绝掉,这也是其中一个行动。

但是要强调的是,所有这些行动要和来访做一些探索,确保这个行动是从来访这里出来的,她自己想要这么做,不是治疗师强行给她的这么一个建议,但是也要看到,当她采取行动的时候,这个行动本身就是有疗愈性的,治疗性的。当她开始采取行动的时候,她的感觉就会好一点。

我不太想花很多时间在个案的讨论上,个案的情况有很多种可能,而且很多信息我们并不了解,就刚才讲的这个个案而言,除了鼓励她去采取行动保护她自己之外,还有就是也要采取一些行动,她现在跟她丈夫在性生活上有一些困难,在她和丈夫的性生活的困难上也要采取一些行动,比方说可以和来访去做探索,她自己是怎么体验她的性快感的,她自己有没有觉察,这个性快感对她来讲意味着什么,她会不会手淫,她是不是了解自己性快感这个部分。在这个过程中,就要一点点帮助她,能慢慢的在心理上和身体上,对她的丈夫,变的越来越开放,这是需要花很长时间一点一点一步一步做的这样一个事情。总而言之,就是要在这个过程中给到来访足够的支持,让她可以为她自己说话,无论是保护她自己,还是作为一个成年女性在性生活上能够面对这些困难。

 

问题2:在治疗中有的父母主动把孩子受性虐待的事情背着孩子讲给治疗师听,而不是孩子自己主动说出来的,对治疗有什么影响?治疗师应该如何应对比较好?

 

在这个案例中,总体而言,孩子会体验到再一次被父母背叛这样一个感觉,我们也不知道谁虐待这个孩子,到底孩子受到的创伤有多大?这个孩子遭遇这个创伤的时候,很小还是更大一些?通常来讲,一个普遍原则,就是这个孩子受创伤的时间越早,孩子岁数越小,父母就需要和治疗师更紧密的一起工作才行,孩子非常小就遭遇到这样的事情,那其实需要从父母那里多了解一些信息,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孩子更大一些,比如到青春期了,如果这个时候父母背着孩子告诉咨询师发生了什么,这个就变的有问题了,孩子在这样的情况下,孩子又一次遭遇到来自父母的背叛。

重要的是,在这样的情境当中,就是要让来访知道,治疗师为了他会一直在那儿,当他需要的时候,就在那里。同时也要和来访一起工作,他们之间要怎么样保持接触,保持连接的方式,一起做一个计划,很多时候取决于孩子的年龄,有的孩子大一点,父母和治疗师做接触的时候,自己也在房间里的,

比方说进入青春期后期的孩子(马上进入成年期,比如16、17岁),治疗师最好直接和来访接触,最好是一个比较独立的工作。如果孩子年龄比较小,那么治疗师和父母之间的互动就会多一点。

 

现在我们有时间再回答一个问题。

 

问题3:来访者幼年时,被老师性侵了好几年,老师吓唬她不让她说出去,来访三十多岁的时候告诉了父亲,父亲什么都没有说,也没问老师是谁?来访者很生父亲的气,请问咨询师可以怎么做?

 

我认为治疗师真正能帮助来访的是,治疗师可以给来访一些支持,帮助她自己去采取一些行动,只要她觉得是有疗愈性的就可以,支持她做这样一个决定,一个行动。

治疗师可以做的事情,就是帮助来访提供来访一个机会,给所有行动的可能性做一个探索,比如刚才的个案,其中一个可能性是和她爸爸对峙,对她爸爸表示对爸爸反应的失望情绪,这是其中的一个选择,还有很多其他的选择。

在这个情境下,不是说治疗师要做什么事情是重要的,真正重要的是治疗师要帮助来访去找到,对她有疗愈性的这样一个行为,同时,对她做一个探索,不断的去解释对这些行动的可能性,慢慢探索,有了个决定,在治疗过程中给来访足够的支持,这是治疗师能够做到的。

性虐待这样一个创伤的事情,代表的是两层含义,一层是背叛,被本来应该关心她爱她保护她的人背叛。

第二层含义是,她在这个过程中体验到很强的失控的感觉,当治疗师治疗曾经被性虐待的个案时,一直要记得,在这个过程中不要背叛来访。第一点,在整个治疗中要保持一致性,在特定的时间出现,不会利用这样的治疗,一直保持稳定的出现,不会经常取消咨询,在这整个过程中,帮助来访获得,在治疗师和来访的关系中,再次对关系获得掌控的感觉,并且在她自己的生活里面和其他人的关系里面获得掌控的感觉。

 

那我们现在开始讲这节课的内容,后面如果有问题再问。

我们上周讲到在中国,大概6100万的留守儿童和父母分开居住,他们可能在乡下和亲戚住在一起,父母住在很远的地方,或者完全在不同的城市中。

在中国有现实层面的因素,现存的户口制度,这个原因确保了很大的人口数量,这个数量是相对保持稳定的,这6100万的孩子,他们很容易经历发展型创伤。

这些孩子是非常脆弱的,他们长成成人之后,会变得更脆弱。当你的来访走进你的办公室之后,你要看到她是不是这6100万留守儿童中的一员。如果他们是这中间的一员,这个时候需要很仔细的检查一下他们的个人历史,去寻找他们是否曾经经历过性虐待和情感的忽视,有没有其他的衍生症状。那这个也是为什么了解一个人成长的历史是非常重要的,发展型的创伤很可能是他们成长过程中很重要、很真实的一部分。

现在就是往下讲,就是代际创伤传递的问题。

复杂的发展型创伤是由于情感的忽视或抛弃或虐待等这些因素造成的,我们也要考虑创伤代际传承在这个过程中起到的作用。

在过去的一百多年当中,精神分析师一直在做这样一个探索工作,找到基本的性格的特质,和其他人联接的模式和方式,是如何从早期的和重要养育者之间的人际互动习得来的。

最新的神经生物学,神经心理学的研究,在这个领域走的更远,非常确信在创伤的发展当中,最主要的路径是右脑对右脑的无意识体验的传递,这个路径是发生在大脑的皮质层下面的无意识的右脑对右脑的传递。

一个神经生物学心理学家说,人的大脑的心理状态,同时对自己和他人的大脑做心理解释。

另外一个心理学家解释道,这样一个对正性情感和负性认知的加工处理的过程,都是发生在无意识层面的。

那原因就是因为人的情感是基于身体的,以身体为基础的情感,这个情感表达起来是非常快的,和身体同步表达出来的,快到这样一个情感的表达,在有意识的觉察下面,这个水平下面就发生了,就基于身体层面的表达,在意识层面下面就发生了。

这样一个事实就告诉我们,即使你不谈论创伤,并不会让创伤的沟通工作停止,不管你谈不谈。特别是对孩子而言更是如此,因为孩子的心理仍处在一个发展和组织的过程当中,他们更容易受到影响。

在我们的大脑中有个高度进化的功能,这个功能可以通过对另外一个人的脸部表情和身体语言得到对另外一个人的认知。

代际创伤传递的过程,一是通过人际之间的关系互动传递(这部分隐含在关系中),二是通过内在工作模式传递(内在工作模式是关于自己和别人产生一个模式,比如别人会怎样对她,态度比较好还是比较差,建立这样一个工作模式),这两方面都是在一个无意识层面的工作。

这样一个内在工作模式,一方面是由于这个人自己的特质决定的,另一方面是由于实际的人际关系之间的互动影响的。

孩子发育到三岁的时候,才会发展出语言和逻辑的功能,三岁前左半脑还不成熟,在这之前的心理活动,都是有右脑来决定和调节的,这个时候婴儿和妈妈的沟通完全是右脑对右脑的沟通。

在孩子和别人内隐的关系体验中,是如何和其他人做连接的,在他的经验里面,就发展出了对其他人的期待。孩子们在早期和他人关系中建立的内在工作模式中,体验到自己到底是爱的客体,还是招人讨厌的客体,他会在这些关系中体验到这些。

我可以说,情感的联接如此重要,简直就是那些很小的孩子活下来的主要食物。

在我们有能力思考和说话之前,我们就已经在情感上面,慢慢发展出和其他人的这样一个联接起来的亲密模式,这个其实是和我们早期的重要照顾者之间的互动有关系。

因为这样一个情感连接,受到早期经验的影响,让我们体验到了情感的路径。如果情感的虐待在很早期的时候就发生的话,那么就会在我们的发展当中留有痕迹。

一个心理学家认为,一个创伤的付诸行动的表达,不仅仅是能够碰触到那些创伤的幸存者,真正更深能够影响到的是那些创伤者的孩子。

无论创伤发生的时间和程度怎样,对来访都起到同样的结果,对于来访都是一个毁灭性或摧毁性的事件,让他感到重演,不断在他发展过程中累积,不断的对他有更多的影响。

很多对于创伤的研究者发现,孩子总是不可避免的沉浸在父母的情感状态当中,所以他们会无意识的参与进父母的创伤状态中来,对创伤状态会有认同,并且会认同父母的内在心理状态,父母的恐惧、父母的幻想,由于这些体验带来的防御,等等。

经常发生的事情是,孩子们体验到的这些无意识的认同并不是来自父母的,相反他们会体验到,这些认同是来自自己的。

 

然后我们现在停一下,大家有什么问题?

 

问题4:他们经常体会到无意识的认同来自于自己,而不是来源父母,这个部分很重要,这个可以多讲一点吗?

 

那我们就举刚才讲的性虐待的例子,比方说在一个情境下,妈妈有过被性虐待的体验,所以他妈妈对性欲和性交的部分有很大的焦虑,当她和孩子在一起的时候,女儿也会认同这个部分,女儿慢慢长大的时候,她也会觉得和男人性交有很多不安,有很大的焦虑,其实她的焦虑不安的感觉是从对妈妈的认识中来的,但是她并不会有这样的感觉,她会认为是自己有这样的感觉,情感是从自己这里来的。

孩子总是会去读父母无意识的欲望,无意识的恐惧,以及父母无意识的情感状态。

 

问题5:受创伤的父母怎么做才能减少或避免代际间的创伤传递?

 

在这个情境下,能够做的事情,就是尽可能对真实经历保持一个开放的态度,不回避的态度,对孩子而言是恰当的,合适的方式才可以。

比方你有个小孩子,你很难跟她讲说,你曾经被你的爸爸强迫性交这样的事情,你可以就一些地方保持开放,比方说如果她遭遇这样的事情,在这个过程当中,什么是重要的,她能做什么可以保护她自己。如果一个女人小时候被爸爸乱伦,她有孩子的时候,她可以告诉孩子:你可以怎么保护自己,你的身体是属于你自己的。可以将这些很重要的东西给到你的孩子。

第一步,受过创伤的父母,能够找到一些方式,对以前的创伤能够获得一些平衡,能够得到一些整合性的体验。

然后如果父母能够发展他们自己,能够对于自己的创伤获得一个更加平衡的位置,就能够更好的帮助到孩子,当和孩子做交流的时候,一定要和孩子的年龄和体验匹配才行,这个一定是父母他们做的选择,父母选择孩子知道什么东西,是父母自己自主做的选择才行。

 

问题6:很多被性侵的来访者会感到特别羞耻,比如因为贪恋某种食物而被性侵,在性侵中有快感,那种羞耻感非常巨大,在咨询中应该怎么处理?

 

在这些情境下,重要的是首先要正常化、普遍化这些事情,性活动本来就会带来快感,性活动本来就是被这样设计出来的,在过程中即使你是被强迫的,但是你也能体验到快感,这种感觉是很可能会发生的,除了你体验到快感以外,你还会体验到其他复杂的情绪,同时也体验到被侵犯、非常难过、非常伤心,这些也伴随着快感一起出现的。

在这过程中,有个防御,就是责备他自己,这个防御也是要被直接强调的。

一个孩子被诱奸,我们一块儿来玩、一块儿来吃东西,然后无论他做什么,对方都满足他,这个方式被诱奸的话,这个是说的通的,很多时候都会发生在小孩子身上。

作为治疗师,我们要用我们的权威的位置,去告诉那个孩子或已经是成人的那个人,你不是那个要被责备的人,即使我们告诉来访不需要被责备,也是没用的,不会直接影响问题消失,可是我们作为治疗师,我们还是要很清晰的告诉来访。

想强调这一点,在这样一个有性虐待历史的来访当中,治疗中应该很清晰的告诉他们说,他们不是那个应该被责备的人。但是虽然我们直接告诉他们是很重要的,但对他们的影响是非常有限的。

还有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和来访一起去探索,他们为什么要责备自己,他们到底在做什么,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意义在什么地方?通过这么做,想得到什么?背后的意义是什么?他们这样做其他地方会不会给他们一些满足?或者通过这么做,他们在惩罚他们自己?

羞耻感本身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情绪,这样一个感觉,总是伴随着很多的情感、想法和幻想,所以要对这些做探索。

我们不能直接告诉来访不要感到羞辱或羞耻,相反我们是要和他们一起探索,他们为什么会觉得羞耻。

那我们先往下讲,后面有问题,大家再问。

弗洛伊德曾经讲过,他有眼睛可以去看,有耳朵可以去听,他有这样的能力去看去听,让他相信说,没有谁能保守一个秘密,嘴唇是沉默的,会用手指来讲话,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都可能把他的秘密泄露出来。

如果说父母对一个创伤保持沉默,并不意味着这个沉默的状况不会影响孩子的发展,依然会影响孩子的发展。因为创伤一直沉默,没有被讲出来,一直保持在未整合的状态,创伤会让大脑的皮质层下面的区域被激活,激活一个人内在恐惧的系统,以及大脑的杏仁核和神经元系统(大脑皮质层下的区域),这些都会让孩子对父母产生无意识的认同,让孩子有个行动化,在这个过程当中,孩子把自己真正的自我抛弃掉、回避掉。孩子会有这样一个体验。

也就是说我们看到要阻止一个代际创伤的传递,这里面的工作需要对父母的创伤进行治疗。如果对父母的创伤进行治疗之后,这些创伤才能得到正确的对待,他们觉得被抚慰到,这些父母才能进入到更加平衡、整合的状态。

即使父母内在的创伤状态和防御,在他们大脑当中是切断的,但是孩子还是会和父母内在的创伤状态和防御相认同,这个是通过非常深刻的方式发生的。

在孩子生命早期阶段,他自己能够有意识的言语的组织表达和理解能力是不具备的,而且发育也不成熟,就是如此,在成长的过程中,就会对无意识的联接的模式,他会影响到孩子小的时候,会对无意识的模式做一个行动化,这个过程是不可避免的。

每个阶段孩子的发展任务是不一样的,我们和其他人相关联的体验会直接影响到我们的心理发展,这个直接会影响处在不同发展阶段的体验,怎么和其他人相连接的,变成了我们的一部分,被带入到我们的发展当中来。

孩子们对于家庭的情感的互动,会做很多适应工作,这会形成一个心理结构,在这个过程中会产生一些既定的神经回路,这个神经回路就是我们如何处理情感的既定模式。

与创伤有关的幻想、防御、信念、愿望、恐惧,会变成人们心理结构的一部分。每一种体验都会参与到大脑组织的过程中来。复杂发展创伤没有一个很快的解决方法,因为这是人自我系统中根深蒂固的一部分。

一个心理学家(korgen)1995年列出了代际创伤有四个方面:

1、创伤是通过孩子对于自我分离感觉的丧失产生的。

2、创伤产生是父母对孩子有一个剥削和利用,父母把孩子当做救自己命的替代物。

3、创伤是通过在这个过程中对孩子缺少共情,对孩子造成一个被抛弃的感觉。

4、在创伤的过程中有个无助感,会被聚焦在无助感上,这个人完全没有希望,害怕应对挑战。

 

我们对于代际复杂创伤的这样一个话题的理解,可以去了解在这个治疗过程当中,治疗师要对呈现出的不同层级保持一个觉察,这个过程会有不同的层级出现,在治疗中不同的层级会被付诸行动的。

比方说,在这个过程中,会对自我状态有一个激发,就像扳机一样,这个自我状态是和父母、祖父母的创伤紧密的交织在一起的。或者说,在这个过程中,会触发到一个防御的系统——保持一个良好的存在感,一个健康的感觉。

还有一个层级是在他的内在,他很想要做出努力,想要和父母的创伤状态能够分离出来,建立属于他自己的个人的主体性,这是另外一个层级。

从他自己平静和中心的位置,对创伤体验做反应的能力,不管这个创伤是父母的还是自己的,这样的能力对来访是非常重要的,可以帮助他们就以前的自动反应,或一些无意识就做反应的情境,帮助他们在这些情境下获得一些控制感。

在治疗当中,治疗师要对这些不同层级的问题是如何在治疗关系中被付诸行动的,这一部分保持一个警觉、觉察。与此同时,还要呈现给来访,要帮助到来访获得能够觉察自己反应的能力。帮助他们整合之前的体验,这个是治疗工作的核心。在这个过程当中至关重要的就是希望。治疗师要有面对暴风雨保持平静的能力,这是非常重要的。就像丘吉尔说的:保持平静,继续向前。

 

我们现在回答问题。

 

问题7:今天老师讲的老师在大纲里是第八讲,后续的话,老师的课程是怎么安排?

 

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就是追上我们的进度,后面的大纲里面是留了一些空间的,可以把所有的东西都讲完。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确保大家每节课都能理解我们讲的内容,我相信后面有空间追的上进度。

与此同时来自于团体成员的反馈和问题是非常重要的,和大家的问题和互动,这样材料更真实,更能听的懂,大家的提问很重要。

 

问题8:刚才老师说对不同层级,这个不同层级指的是什么呢?

 

后面举了例子了,比如对自我的状态会有触发,自我状态可能和父母的或祖父母的创伤有关;还有防御系统;还有在内在和父母区别开来的尝试和努力;这些都是不同的层次,都是她想要去控制内在的体验的部分,才能避免体验再被触发,再被创伤到,这就是不同的层级的部分。

当然不同的层级也包括korgen指的代际创伤有四个不同的方面,也算是不同的层级。

 

我们先到这里,下周开始就能慢慢追上内容。下周见!

收 藏】【打 印】【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