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课堂
采访团体心理治疗大师
作者:吴知力  发布时间:2011-10-24 15:19:22  阅览数:1210

朱瑟琳•乔瑟尔森(Ruthellen Josselson)教授是我在北京学习团体心理咨询与治疗的老师,她教给我关于团体心理咨询与治疗的重要知识与技能,当然,欧文•亚隆的书籍也带给我深刻的影响。

朱瑟琳•乔瑟尔森是欧文•亚隆带领心理咨询与治疗团体的合作治疗师,她同时也是是耶路撒冷希伯莱大学教授和哈佛大学客座教授。

朱瑟琳•乔瑟尔森           欧文•亚隆

近日,她在北京接受了采访:

                                                    采坊朱瑟琳手记 
                           殴文•亚隆与朱瑟琳•乔瑟尔森:团体治疗与人际学习
  
  汶川地震之后,心理救援在我国引起了前所未有的重视,个体咨询和团体治疗、团体培训等蜂拥而起,金融危机、经济危机、生存的各种压力迎面而来,心理问题越来越严重,生命的脆弱广泛引起重视,中国政法大学学生弑师,清华大学风华正茂的学生自杀……高校乃至社区企业的心理工作急需开展。然而,心理学作为一项学科的发展历史并不长,从1879年冯特在德国莱比锡大学组建第一个心理学实验室,至今也不到一百五十年的历史。1905年,美国内科医生普瑞特组织了一个由20多位肺病患者组成的治疗小组,采用讲课、讨论、现身说法等形式开展集体心理治疗,这是团体心理治疗小组的雏形。普瑞特医生是人们公认的团体心理辅导与治疗之父。1909年,精神科医生兼牧师马施(Marsh)开始尝试以团体心理治疗的技能治疗精神病人,他是第一个把团体心理治疗方式引进精神病治疗与康复工作的精神科医生。二次世界大战中精神病学家福克斯和精神科医生柏恩开始在军中尝试团体治疗。40年代后期,德裔美国社会心理学家勒温提出了"集体动力学"和"场论",并做了大量实验,为团体心理辅导与治疗的发展作出了特殊的贡献,1947年,在他指导下建立了美国"国家训练实验室",又称"人际关系训练实验室",对个体进行人际关系的敏感性训练。60年代,人本主义心理学家罗杰斯对团体心理辅导与治疗产生了重大影响,人本主义心理学倡导"人类潜能运动",其中心概念是人的自我实现。罗杰斯的会心团体受到社会各方面的欢迎,团体辅导理论从此进入日常生活,受到社会上越来越多的人的关注。20世纪90年代开始,团体辅导的理论与方法介绍到我国大陆,但我国大陆目前仍旧缺乏优质的团体咨询与治疗师以及优良的督导老师。
  
  欧文•亚隆(Irvin Yalom, M.D.)师出名门,受教于罗洛•梅,现年七十余岁,国际心理学界公认的团体心理治疗大师,存在主义心理疗法最杰出的三大高手之一。他所撰写的《团体心理治疗的理论与实践》精到地介绍了团体治疗需要注意的种种方面,发行七十万本,每隔几年,欧文•亚隆就重新撰写本书,业界公认此书为团体治疗的《圣经》,其他如《团体心理治疗》、《住院病人团体心理治疗》、《会心团体:最初的事实》、《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等专业教科书也被咨询师们捧为至宝。亚隆还擅写了大量心理治疗小说和故事,如《诊疗椅上的谎言》、《当尼采哭泣》、《生命的意义》、《爱情刽子手》、《日益亲近》、等,很多作品已成为国内心理咨询师的必读教科书。作为世界最著名的团体治疗大师,他为美国和欧洲培养了无数出色的心理咨询师,但由于种种原因,大师的培训课程迟迟未能进入中国。
  2008年,由于万生心语咨询有限公司的努力,终于将欧文•亚隆的团体咨询与治疗课程引进大陆,主讲专家是欧文•亚隆大师首推的朱瑟琳•乔瑟尔森(Ruthellen Josselson)博士。
  朱瑟琳•乔瑟尔森(Ruthellen Josselson)博士也是欧文•亚隆传记的作者,是耶路撒冷希伯莱大学教授和哈佛大学客座教授。她是美国心理学会、A.K. Rice 社会体系研究院、美国团体心理治疗协会、中大西洋团体心理治疗协会、人格学学会、华盛顿-巴尔的摩团体关系研究中心的成员。她的著作有:《玩转皮格马利翁:我们如何“创造”彼此》、《修正自己:女性身份从大学阶段到中年时期的变化历程》和《我们之间的空间:人类关系距离之探索》。最后一本由鲁小华博士翻译成《我和你:人际关系的解析》在中国出版,从八个维度来解析人际关系,朱瑟琳教授特别强调团体治疗中的人际学习,期望“在一起就有治疗效果”。笔者有幸在北京采访了朱瑟琳•乔瑟尔森(Ruthellen Josselson)博士。
  采访问答:
  记者问:在中国,有五伦八德: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也是五种人际关系和理想的人际模式,中国的南怀瑾老师把孔子的"仁"从字的结构上剖析为"两个人",并进而引申为:"仁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事……",您的新书《我和你:人际关系的解析》中的8个人际维度和这种理念有什么异同?
  朱瑟琳•乔瑟尔森答: 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并可能是另一本书的题目。简单地说,我想,正如你详细列举的基本关系,我会认为他们是社会关系,因为他们在社会角色之间定义联结。这5种美德,似乎都对我有道德内涵的意义,因为它们是“美德” 。换句话说,他们的命名方式,使我们能够(或者应当)赢得荣誉。我的人际关系的8个维度扎根于心理学理论和方法,人们讨论人际维度的含义及其相互关系。我的模型提供了一种以情感的基调描述可能存在于类似的(良性)角色关系中的细微差别的方法。因此,举例来说,一个充满了尊重和忠诚的兄弟般友好关系中,与其中一个兄弟感到很多确认和共同性,与另一个有很多认同,但与第三个兄弟却是强烈的依恋。
  记者问:在美国,心理咨询和治疗目前是什么样的状况?有多少专业人员从事这一行业?待遇如何?其中,又有多少人从事团体咨询和治疗?主要针对哪些体?主要面对哪些问题和症状?团体咨询和治疗未来将会往哪些方向走?
  朱瑟琳•乔瑟尔森答: 我真的不知道具体的数目,但,有很多,很多心理咨询师来自心理学,精神病学,社会工作和咨询领域。薪金范围广、视背景、所受的教育、所工作的城市,等等。团体治疗是一种有效的治疗形式,其使用范围极其广泛,从支持性团体到为特定疾病而组织的长期强化治疗小组,目的在于更深层次工作于个体的个性。
  记者问:在个人主义和多元价值观念的冲击下,人际关系日渐疏离和冷漠,此情此景,怎么会想到要把"人际关系"变成"人际学习"?何为人际学习?人际学习对人际关系的影响在于? 
  朱瑟琳•乔瑟尔森答: 我认为更重要的是人们深感彼此连接,这导致一个有意义的令人满意的生活。人际学习可以将他人很好地联结,个人主义者也可以非常好地连接在一起。
  记者问:您说过好几次:"在一起就有治疗效果",但,通常,人们在一起的时候往往漠然而视,似乎彼此毫不相干,甚至充满攻击、不满、挑剔、指责、愤怒和怨恨,根本达不到治疗效果,反而容易使人默认萨特的"他人即地狱",如何在这样的情境中做到"在一起就有治疗效果"?
  朱瑟琳•乔瑟尔森答: 我认为人们只有在他们害怕别人不接受或照顾他们的时候才会有这汇总感觉,具备治疗功能的团体提供安全和接受的氛围,使人们深切开放彼此。虽然仇恨有时伴随着爱,人们可以学习如何处理它,从而使它不致破坏联结他们的基本纽带。
  记者问:欧文亚隆认为团体是社会的缩影,并希望咨询师和治疗师识别社会缩影中的行为模型,请问,咨询师和治疗师如何保证这种识别不带个人主观特征,并且足够真实、准确,从而更有利于咨询和治疗? 
  朱瑟琳•乔瑟尔森答: 在治疗组,不仅治疗师的反应起作用。所有小组成员都对彼此的行为有反应。人们彼此对每个影响到他们的行为给予反馈意见。团体是社会的缩影的含义在于人们把他们在社会上的行为习惯和个性特征完整地呈现在小组中。这就是说,每个人都可以在团体中看到和体验到一个特定的人如何作出不同的反应。团体治疗,尤其在非结构性团体中,这将是很明显的。
   治疗师的中心任务要建立一个凝聚力的团体,团体中的每个人都致力于工作组的工作。然后,该团体成为一个微型版本的社会,通过密集地讨论正在发生的此时此地的重点时刻,每个人从中学习。要做好这些工作,治疗师必须提供公开讨论自己对病人的经验,以及敏感于他们和彼此的反应。这需要巨大的技能,技巧和共情。
  记者问:此时此地为咨询和治疗带来什么样的动力?咨询和治疗中,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发生的?现在怎么办?不仅是咨询师和治疗师应时刻关注的事情,实际上,也是来访者和病人应逐渐明晰的课题,对吗?来访者和病人在此时此地可得到什么样的成长?
  朱瑟琳•乔瑟尔森答: 亚隆认为,病人的症状,源自人际关系中有些东西是错误的,生命无法获得自己真正所需。最好的帮助他们的办法先要了解他们人际模式当中的困难,然后帮助他们作出变更,使他们的关系变得更加令人满意的和有意义。通过体验关系中的一些时刻(此时此地),人们可以了解他们如何保持或创造不必要的距离等。
  亚隆治疗模式的心理学基础针对消除障碍满足关系。团体是社会的缩影,如果在非同质性的团体中,病人会在治疗关系中表现出此时此地的人际关系问题。如果,生活中,病人有要求或恐惧害怕或傲慢自大或自我谦虚或诱惑他人,或善于控制或爱判断,或适应不良或自我逃避等,任何方式,这些特质将充分显示在这里和现在的小组(或个人)的治疗当中。治疗师只需要警惕正在发生的事情的相互作用,找到病人的困难,病人在外面的关系的报告。为了充分进入此时此地,治疗必须带入自己的感情和使用这些作为衡量正在发生的事情的互动。要做好这些工作,治疗师都必须有着深厚的自我认识的知识和技能,语气委婉地提供反馈意见,避免病人的指控,最重要的是,随时准备在必要时承认他或她在互动问题上自己的贡献。
  记者问:此时此地有两个阶段:激活体验和历程阐释,然而,无论咨询师和治疗师的技巧如何高超,总有一些人的觉察能力和表达能力相对较低,针对这样的个体和团体,怎么办?
  朱瑟琳•乔瑟尔森答: 团体治疗的最大的利益是人们可以在其中学习如何成为自己,如何进行自我反思,并更好地表达自己。每个人被鼓励在任何他们能够的水平上暴露自己,但当人们看到其他人对他们自己的反思和成长,他们也往往冒更大的风险表达他们自己。
  记者问:团体治疗的11个主要因子之一的存在意识怎样在咨询和团体治疗中发挥作用? 
  朱瑟琳•乔瑟尔森答: 这些是团体治疗有疗效的以研究为基础的方面,源于询问很多参加团体治疗的病人他们感到最有治疗效果的因素是什么。
  记者问:除了团体治疗和交友团体,我们每个家庭能不能构成团体?
  朱瑟琳•乔瑟尔森答: 当然,并且家庭和团体往往有着相同的动力。 
  记者问:您在《我和你:人际关系的解析》中强调"人类最恐惧的不是不被爱,而是没有能力去爱",请问,人际关系的解析与团体咨询和治疗如何增长人们去爱的能力?
  朱瑟琳•乔瑟尔森答:我认为,来自他人的接纳和关心的经验可以扩展个体接纳和关心他人的能力。当个体在关系中满足了自己的需求,自然能够提供对他人的爱。
  印象记:  
  北京理工大学应用心理学研究所所长贾晓明(教授):
  团体治疗作为心理治疗的一种重要方法,目前在中国开展有着特别的意义。当人们的物质生活不断满足,对精神生活的探索和需求会不断增加,更会去寻找人生的意义,人为什么活着,生命是什么,死亡意味着什么这些人生重要的课题。08年的四川地震,接踵而来的世界金融危机,都不断促使人们对人生进行思考。欧文。亚隆团体治疗关注并在治疗过程中与组员所探讨的正是这些人生重要的命题,所以这种团体治疗方法有着很好的社会需求。
  这里还涉及到一个重要的理念即人的意义来自与他人的连接。人的价值感、生命感是要在与他人的人际连接中体现,人与人互为意义。但是这里讲的人际不是纠缠,不是合二为一,而是人与人之间彼此的独立,又彼此的需要。当人痛苦时,需要见证者听自己内心的痛苦,痛苦才会不造成破坏性的影响,创伤才会慢慢地修复;而作为他人的聆听者在听的过程中也体现了存在的价值。团体创造了人们在一起沟通交流的机会,人们在团体中彼此分享各种感受,既有碰撞,也有共鸣,这也是爱的分享,爱的感受与体验,人生的意义也便在其中,人也随之不断的成长。
  朱瑟琳•乔瑟尔森教授北京的培训很好地展现了团体治疗的魅力和效果,她良好的精神分析底蕴,对人际互动有着更深层的把握与理解,特别运用她自己此时此地的感受来推动团体动力的发展,同时也给组员开放的、安全的空间,自由的自我表达,也关注组员的此时此地感受,并将之与小组其他组员进行连接。在团体中,人们连接着,在人际中学习与成长。
  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叶斌主任(博士):朱瑟琳•乔瑟尔森教授很不错,除了继承欧文•亚隆的治疗体系,她也发展出了自己的系统,有精神分析学的背景,对小组动力的把握和分析非常深入细腻,她的导向很好,团体中的人际互动很强,她能出人意料而又在意料之中。团体治疗在中国的开展有些挑战,医院系统比较有条件开展,大学也可以组织一些结构性团体。但团体治疗对咨询师的要求很高,咨询师的自我成长有更漫长的路要走。
  采访手记: 
  朱瑟琳•乔瑟尔森教授一头金发,大大的眼睛精神矍铄。很少说话,却有莫名的亲和力,她非常重视此时此地,尊重大家的感受,并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把最核心的事情提点出来,现场,她论及团体中的集体无意识,大家目瞪口呆,惊觉社会在团体中的体现原来如此鲜明而细致。她总结自己的中国行:“短短几天,我感到和大家越来越亲密,以致常常忘记我和大家说的是不同的语言。”

 

收 藏】【打 印】【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