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课堂
心理问题和人性善恶
发布时间:2013-06-09 16:16:08  阅览数:848

偶尔的烦恼和痛苦是生活的常态,经常、持续的烦恼和痛苦则叫做心理问题。

比如丢了钱包,也许会郁闷一天,这对大多数人来说构不成心理问题,但对有些人就会。比如那些把钱看的很重的人。如果一个农村老太太辛苦赚的钱被人偷了,她难过的要寻死寻活,说实话,我真不知道该怎样去劝慰她,最好的办法要么拿钱资助她,要么陪她一起哭。

其实很多人的烦恼,远远比不上农村老太太的钱包被人偷。因为被偷是一个真实的存在,而有些人的烦恼来自于自我的脑海。这话肯定有人不认同,他们会说:子非鱼,焉知鱼之苦。直白一点就是:你又不是我,怎么能理解我的感受,明白我内心的苦呢?

没错,如果你是那位丢钱的农村老太太,我或许会陪你哭一场,但你不是。你是一个觉得自己在工作上处处受委屈的人,你是一个觉得自己身边的朋友都为难你的人,你是一个觉得亲人都厌恶并抛弃了你的人,你是一个觉得自己是一个被不公绑架被不幸挟持的人。如果我收了你500块钱咨询费,或许会陪你哭半个钟。但即便如此,我还担心自己哭的技术不高,表演的功力不好,被你看出破绽,没准梨花带雨的你瞬间横眉冷对,呵斥道:兔死狐悲,装什么怜悯?

我这么说,肯定又有人跳出来骂我:你怎么把我想的这么坏?原来你是一个用心险恶的小人。既然你这么认为,我当然有权不接受,甚至抨击你的假慈悲。先生,请收起你的同情和怜悯圆润离开吧,告诉你,我-不-需-要!

上面的文字或许看起来不是很动人,甚至还有些偏激,但可以从一个方面揭示出:受害者是怎么成为受害者的,受害者又是怎样变强大的。

以上是我在心理论坛泡了4个月后的一点感受。那些因心理问题来这里吐苦水的人,那些认为自己被猜疑、羞辱、伤害所包裹的人,很少反思过自己是否也在猜疑、羞辱、伤害他人。当你这么说他的时候,他会委屈的说:我只接受我能够和愿意接受的,这有什么错?但这句话的潜台词是:当我觉得他人在猜疑、羞辱、伤害我的时候,我有权还击。当我猜疑、羞辱、伤害他人的时候,我也有权去做。至于他人对我的,以及我对他人的那些猜疑、羞辱、伤害,是不是真实存在,一点都不重要,因为"我"服从"我"真实的感受去做,即,我只接受我能够和愿意接受的那部分,其它的就让它go go go!

这是很多人心理问题的根源,也是人性的吊诡之处。我之前曾提到过一个词"装睡","装睡"是在自由和安全的夹缝中,通常呈现出的状态。"装睡"是安全的,因为这样既能随时醒来,又能以"睡"的姿态拒绝被人唤醒。这是一种弱者的伪装,好处在于--当我们把自己假想成受害者的时候,我们是满足和安全的,但当别人指出我们也可能是施害者的时候,我们就有理由认为自己受到了伤害。

很多人或许不认为自己"装睡",其实如果你认为自己童年时受过伤害的话,那时你就已经开始学着如何"装睡"了。因为在"装睡"的状态,可以一边避免或减少来自父母的伤害,让自己安全,一方面你还可以认为自己是自由的,因为你会视周围的情况,来决定自己要不要醒来。等你是成年人的时候,"装睡"就会变成"矫情"和"卖萌"。所以,在我看来,那些心理有问题的人,其实是不愿意长大和拒绝长大的人。那些因原生家庭的影响而产生的心理问题,其实是父母的"恶制"在自己身上种下的恶果,或者说在我们正确的价值观形成之前,激活了我们人性的恶。

除了家庭的恶制,来自社会的恶制更让人无处可循。比如教育的"恶制"之一--班干部制度,按郑渊洁的说法就是为强权服务、告密、奴役同胞,这同样会激活我们的恶,让我们学会"装睡",因为在"装睡"中,才有机会揪同学辫子揭发同学,还可以让自己避免和减少被揭发被奴役。

甘心被奴役的人,极少有心理问题,因为很难理解一只狗,或一头牛会有心理问题。我大胆的说一句,真正的心理问题产生于想奴役他人之时。这句话可以理解成:当你认为自己有心理问题的时候,不妨先追问一下自己,看看是内心哪些恶在发作。

我说的再仔细一点:当你觉得别人猜疑你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你是在猜疑别人?当你觉得别人在羞辱你的时候,你是不是经常以羞辱别人为乐?当你认为别人伤害你的时候,你是不是认为自己从来没有伤害过别人?当你总是看到别人的恶,你的周围就会布满恶。当你经常审视自己的恶,你周围的善就会越来越多。这就是荣伟玲说的转念。

看不到自己的恶,一味的"只接受我能够和愿意接受的",是转不了念的。你有没有发现,这是三岁小孩的智商和情商,三岁小孩吃饭睡觉抢玩具,哪个不是抱着"只接受我能够和愿意接受的"想法的呢?三岁小孩的随心所欲,是破坏。洞悉人性之后的随心所欲才是自由。即便是提出"心即天理"的王阳明,也是在40岁的时候,尝遍世态炎凉人间冷暖之后才顿悟出来的。连自己的恶都看不到的人,如果只抱着"只接受我能够和愿意接受的"的价值观,当他有足够大的权利时,没准会变成希特勒。退一万步,如果你的力量微不足道,并且对他人毫无恶意,那么,"只接受自己愿意接受的"你会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像一头猪--这便是荣格批评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的自然主义倾向。

以上的内容可以归纳为一句话:审视自己的恶,承认自己的恶,才有可能消解自己的恶。恶一旦产生,是消灭不了的,你必须要正视它。只有正视恶,才会抑制恶。人性中的善恶是一个跷跷板,你这头抑制的恶越多,越多的善就会在另一头扬起。

这便是心理问题的自我救赎之道。

文/时光漫步

收 藏】【打 印】【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