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亲子
你的家好吗-你的家庭是哪种类型?
发布时间:2012-04-02 10:34:29  阅览数:2316

夫妻和家庭心理治疗专家罗贝尔·纳布尔热(Robert Neuburger)认为:“没有所谓的正常家庭,因为每个家庭都有其自身特质。”为了更好地说明这一点,他把家庭进行了分类总结为4种主要特征,4种互不排斥的家庭类型;当然,它们也会随着时间变化互相转换。

  “健康的家庭不应该只局限于某一种类型,而要在这4种类型中不断变化发展。”罗贝尔·纳布尔热解释说。在他看来,家应当是“一个有生命、不断变动的细胞。一个足够健康的家庭应当能够促使其内部机制正常运转。”促使家庭变化发展就意味着承认它在某些时候是有冲突、有矛盾的。“正视危机是改变的唯一途径,同时要重视每个家庭成员的看法、快乐、痛苦和需要。”罗贝尔·纳布尔热补充。无论哪种类型的家庭都有自己的规矩、优点以及缺点……

  1、漏勺家庭:生机、运动、自信、开放但有时太过

  它热情地欢迎所有来自外界的新思想,永远对家人、亲戚和朋友敞开大门。漏勺家庭对生活带来的一切都抱有信心,对他人的想法和意见全盘照收,以至于几乎没有什么家庭隐私。家庭圈子内部说的话也可以拿到外面去说,反之亦然。在这种家庭中,有时一些重要的决定竟由某个外部成员作出。

  ■ 优点:大量的外部供给滋养着这个家庭,它生机勃勃、随心所欲、乐于展开辩论。众多的人际关系让家庭成员永远不会感到乏味。

  ■ 缺点:没有了私密性,家还是家吗?缺乏作息时间表,没有共同遵守的规矩,家人不共同进餐,甚至到了早晨谁也不知道昨晚究竟有几个人在家里留宿。如果任何想法都值得尝试,孩子就能在父母卧室办生日宴会。家庭成员很容易被影响,从而产生严重的心理问题。他们过于依赖治疗领域。哪怕再微小的一个决定,他们也会去咨询心理医生、教育家或其他各种社会工作者的意见。

  2、堡垒家庭:生活空间密不透风。当心别窒息!

  这类家庭自我封闭,拒绝、甚至轻视外部世界,把外界视为敌人,在自身周围建立起高墙,以避免外部危险的入侵——真正支撑它的柱子脆弱不堪。

  ■ 优点:家应当是一个有其内部规定的容器,对允许进入或禁止进入的外界事物作出明确规定。

  ■ 缺点:在一个过于封闭的家庭中,可能会产生不正常的心理和行为,比如身体上或心理上的暴力行为。外部坐标的缺失会导致盲目和对暴力的追逐,有时甚至持续多年。某个家庭成员可能会因为家庭的孤立走向偏执,还堂而皇之地声称一切都是自然的,所有家庭都如此;它会否认孩子的感觉:“你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你的想象,根本就不存在,没有人会相信你。”

3、意识形态薄弱的家庭:缺乏真正强有力的支撑……每个家庭成员都能建立起自己的信念。

  父母没有任何特别的信仰。他们在心理上过于依恋自己儿时的那个家,或正好相反,与之完全断绝了关系。

  由于过去没有人承认他们,成年后的他们也无法颁布一些稍微严格的标准来规范自己的家庭。观念薄弱的家庭往往变得不再相信自己的能力。

  ■ 优点:此类家庭对其成员几乎没有任何束缚,从而赋予每个人以极大的自由来建立自己的生活哲学。

  ■ 缺点:在这种类型的家庭中,父母认为孩子能以自然的方式自己成长,不需要别人向他/她传授任何东西。这些孩子往往都是些“小霸王”。

  独立自主在此类家庭中更难获得,因为家庭成员都觉得必须互相紧密联系,才能填补归属感的缺乏。孩子在青春期可能会做出一些危险举动(比如从事某些危险运动、吸毒、犯罪)来挑战自己的命运。

  4、意识形态强大的家庭:非常有组织的群体,有时以改变事实为代价。

  由于传统,它在宗教、政治或道德方面有着强大的信仰。这些信仰影响了它的行为:它可能会在着装、用词、进餐等方面遵循比较严格的规矩。它也非常注重各种仪式,比如周末必须共进晚餐、假期必须全家团聚。

  ■ 优点:作为一个非常有组织的群体中的一员,在面对外部世界时会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凝聚力,这种感受甚至可能演化成一种优越感。它也能帮助个体获得真正的独立自主——因为即使他/她身处世界另一端,也能体会到一种坚实的安全感。

  ■ 缺点:意识形态越强大,就越有可能盲目和否定事实。在一个意识形态强大的家庭中,人们可能会通过撒谎来掩盖让人觉得不适的真相,比如某个先人曾被流放或自杀的事实。他们可能会弄虚作假,从而使现实更加符合整个群体的信仰。这样做有时会让某些家庭成员付出非常沉重的代价:他们不得不背负家庭的功能紊乱。

  摆脱悲剧式家庭命运

  某些家庭的命运似乎比其他家庭更为坎坷:失败、背叛或无法抚慰的哀伤使家庭无法继续生活。罗贝尔·纳布尔热把这类家庭称为“头朝后的家庭”。在这些家庭中,过去比现在更重要:由某个悲剧引起的一种心理创伤在家族成员中代代相传。

罗贝尔·纳布尔热探索出3个治疗原则,帮助这些家庭正视自己困难,使这些家庭重新回到正常生活中。

  ■ 承认:家庭外部成员(社会机构/决策机关/朋友/心理治疗专家)必须承认他们所承受的痛苦,肯定他们的信仰。

  ■ 重新制造神话:必须帮助这些家庭找回他们的自我修复能力。要让他们明白,甚至可以从这些创伤中找到证据,证明他们有权拥有美好生活和未来。

  ■ 重新设定仪式:某些仪式具有特别的功能,能把现在的家庭与过去的家庭联结起来(比如清明节)。在那些有心理创伤的家庭中,此类仪式被刻意回避了,因为它可能会让人回想起过去的痛苦。面对这种痛苦,人们宁可选择沉默,尽管它也同样沉重和焦虑。重新设定一些仪式,让全体家庭成员都参与进来,往往可以减轻悲剧带来的重负。

收 藏】【打 印】【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