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亲子
一个离异家庭孩子的伤心样本
作者:秦海楠  发布时间:2011-10-24 14:48:38  阅览数:1250
父母的离婚事件,让文静的女儿拉开了讨伐之箭。她明明想要拯救父亲,最终却让被逼无奈的父亲告上了法庭。

  新闻背景

  8月里,19岁的王静收到两张法院的传票,一张是父亲王志华起诉她名誉侵害,这是民事的;一张是她认定的父亲的“二奶”李翠莲起诉她侮辱诽谤,这是刑事的。王静的母亲杨锡莉则是女儿的证人,她说,与女儿命运直接相关的官司,迄今已经七个了。

  “我是被逼无奈呵!”父亲解释。在父亲将女儿告上法庭之前,王静两赴中纪委举报父亲在与母亲的婚姻存续期间“包二奶”,并自建“父亲不如西门庆”网站,接受包括各地媒体采访。王志华因此成为中国最狼狈不堪的父亲,“生不如死”。

  但父亲坚决否认自己“包二奶”。“她被人利用了!作为父亲,我已毫无办法,老虎吃天无从下口啊!”

  这场父女战争,女儿和父亲都用了“爱”与“挽救”之名。

  而在7月24日,王静和王志华及各自的代理人在临沂试图和解。程序中安排了父女拥抱这个环节。“我感觉到父亲四五次往外推我,但是,我紧紧地抱住他不放。”由于双方在原则问题上僵持不下,最终父女对簿公堂。

  女儿举报、谩骂父亲,超出了我们既有的伦理底线,引发了人们激烈的辩论。这个家庭到底发生了什么?

  父女:曾经美好的岁月

  记者让王静画一张父女关系图。用一条直线标示年龄段,直线上方是父女关系中有意义的正向事件,直线下方是负向事件。王静很快就完成了。图中,19年的父女关系是如此清晰:以16岁为分水岭,之前,全在线上;之后,全在线下。

  “小时候,我一醒了就跳到他们床上去聊天。爸爸很疼我,让我骑在他脖子上。”

  “我自制力差,控制不好自己,爸爸就鼓励我剪报。他还在剪报本的扉页写下这么一句话:我相信我的女儿将来能成一位伟大的女性!”

  “我跟妈妈不说的话,跟爸爸说,包括我生理上的变化。我爸爸也告诉我他从前谈过几次恋爱。你看我们的感情好到什么程度!”

妈妈则十分严厉,经常在吃饭时把王静训哭。父亲是保护者。“一见我哭,爸爸就不让我吃饭了,他怕伤我的胃。”

  父亲为王静拍了很多照片。在父亲的镜头前,小王静笑得灿烂无邪。“王志华本来计划为孩子每年都拍周年照,将来作为嫁妆送给王静的。”但从王静16岁开始,这个计划搁浅了。

  母女:一对共生的伙伴

  7月26日晚上,成都电视台播放了王静告父的新闻纪实。四个电话打进王静家,三个支持,一个是激烈的批评,批评指向杨锡莉:“父亲是失败的,但是你,你把你女儿给毁了!”

  像很多到了中年就不再打扮的女性一样,杨锡莉从形象上很不讨喜。很多人都本能地怀疑,是她把自己的愤怒浇灌给女儿,将女儿铸成了一柄尖锐的匕首,投向父亲。父亲也这样怀疑:“我很了解杨锡莉,她人太狠,把我当作一个物件,自己得不到就毁掉。”母亲坚决否认:“当初王静办这个网站,我担心她受伤害,还阻止她。”

  逻辑似乎是反的。母亲的严厉,父亲的温和,曾是王静依恋父亲的原因。可现在,她却因愤怒和母亲结成了同盟。她开始为母亲而战斗!“是我自己决定这么做的。我从16岁开始,就自己决定一切。”王静说:“他们离婚不仅仅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也牵扯到我的生活。”

  受到伤害的母亲愤怒而无助。“她受了很大的刺激,她经常一个人坐着,很闷,很苦,我很心疼她。”王静说,自己的行动30%是为了妈妈,“她太单纯,生活对她太不公平。”自2003年父亲搬出这个家,王静开始牵着妈妈的手保护她过马路。“以前,她特别依赖我爸,现在,我是她的依靠。”

  为了妈妈,王静迅速成长。她们甚至角色颠倒:母亲更像个女儿,女儿则像是母亲。王静甚至命令母亲:“以后有什么事情不许瞒着我,什么事情都要告诉我!”杨锡莉接受了这种支持,她说自己不再想未来了,“女儿是我最大的希望,我一切以她为中心。”母女二人在痛苦中纠缠共生。

  王静:一个人的青春期

  16~19岁,一个女孩子向女人转变而危险丛生的关键时期。生理上的变化,情感上的左冲右突,性别意识的萌动和生长,都需要父母在场。而父亲的作用至关重要:他将鼓励她成长为女人,信任男人,并为她躁动不安的内心能量提供平衡。

  母亲自顾不暇。而父亲,几乎是主动地吊销了自己的“父亲执照”。首先是经济上的。只要给王静钱,父亲一定让王静写下收条并签名,哪怕只是300元。2005年王静还曾为未成年期的抚养费与父亲对簿公堂。这让父女关系变得冰冷。“她上不上学跟我没有关系!”父亲的话让王静深感被抛弃的绝望和羞耻。

高考前王静紧张得腿直打哆嗦,她希望听听父亲的声音,“我打了半个小时他都不接!”父亲不再提供她需要的依赖,绝然地退出了她的成长。王静坚信,父亲的绝决没有其它任何原因可以解释,只有一条——“包二奶”。她试过用温情感动、柔化父亲,又试过从道德角度说服父亲。但父亲从未承认自己“包二奶”,也不想回到这个家中。

  在压抑中,王静把跟父亲有关的东西全砸了。“我也对我爸买给我的电子琴发泄过,用家里的长擀面杖砸它。”被王静砸的还有父亲养的花。她把花拔出来,把花盆扔到楼道里,摔得粉碎。

  “家都没有了,整个人生还有什么意义?”有一段时间,王静很想破罐子破摔,“学坏算了”。然而,母亲的依赖,不想让父亲看笑话的动力,让她支持着自己免于滑向危险的边缘。

  已经看不清王静究竟爱还是恨她的父亲了。“王静这个做法,绝对不可饶恕。”在民事诉状上,王志华写道:“亲生父亲将女儿告上法庭,实在是极不情愿的。但被告偏激而又无情,除了谩骂、诅咒,已经没有理智。”事已至此,王静却仍希望父亲丢掉党籍、丢掉工作,这样他就会回到家里,“我来养他一辈子!”

  在家庭动力学看来,当家庭失去了平衡,孩子主动或是被动卷入,几乎是必然的。孩子无法接受家庭的分裂,她会让自己迅速却虚假地成熟起来,努力去做让家庭保持完整所需的一切事情,甚至不惜冒险。“并非没有其它的方式可以选择,但这样文明。”王静说。

  爱是如何伤人的

  林紫,上海林紫心理咨询中心主任,心理咨询师

  爱,是家庭的重要组成元素之一,是什么让家人远离爱的初衷呢?

  1、焦虑的家庭情绪系统

  每个家庭都有一个核心的“情绪系统”,当其中一个成员有了自己难以应对的情绪,就可能将它投射到另一个特定成员身上,各自的情感系统和智力系统则会处于瘫痪状态—在情绪的控制之下,相互的指责与伤害就开始产生。

  2、未分化的家庭自我泥团

  不是每个家庭都会陷入到情绪的纠结之中,差别就在于:家庭中每个成员的自我分化程度不同。高度分化的人才是独立的和自主的,遇到问题仍能保持健康的平衡;而分化程度低的,就容易表现出情绪化和关系障碍。

“父女对簿公堂”的背后,隐藏的是三个家庭成员之间过度的融合,他们仿佛在分享着一个共同的自我界限,思想、情感甚至身体的疼痛都成为他人的一部分。

  3、三角化的关系与母女同盟

  最初是“父女同盟”,后来演变到“母女同盟”,无论哪一种状态,其实都是功能失衡的,“同盟”令家庭成员的角色混乱、界限不清,继而会引发更多的问题。

  对话王静

  • 你不像你这个年龄的孩子。

  我心理年龄42.44岁,我妈才30岁!我的心确实很老了,世界上已经再没有什么事情,会让我的感情起波澜了。

  • 你还有梦想吗?

  我一定要混出个样儿来给他看!让他后悔抛弃了我们!

  • 你说的混出个样儿来是什么?

  无非权与钱。但“权”是我特别讨厌的,父亲一直在我的头顶上,我永远不可能超过他。那就从商吧,赚很多很多钱。让我妈过好日子。

  • 你对你自己怎么看?

  一方面我很自信。我想做的事情我就去做,我也相信我会做得到。但另一方面我又自卑,非常自卑。我觉得我长得很丑。我不敢看我的照片和家里的录像带。我不喜欢我自己。

  • 你还相信世界和他人吗?

  没有人可以信任。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关注负面新闻。其中家庭背叛的新闻又是最多的。背叛者90%以上是男人。

  我不明白,既然结婚为什么离婚?既然离婚为什么结婚?

  • 跟男生在一起你是否自在?

  不自在。我看到男生就厌恶,跟吃了苍蝇一样!遇到男生不小心衣服碰了我一下,我就会用手掸,觉得很龌龊。

给离婚父母的建议:处理好孩子的情绪

  孩子需要知道:父母永远不会抛弃他们;他对父母失败的婚姻没有责任;离开的那一方将仍然对他们负责。

  与孩子生活的父亲/母亲:不对孩子讲离开家庭的那个人的坏话;不要让孩子承担你的愤怒、焦虑和恐惧;给予孩子需要的爱的语言;帮助孩子独立;尊重孩子的愤怒和报复的能量,给予适度引导。

  不与子女共同生活的父亲/母亲:很容易成为“迪斯尼型父母”,将与孩子的联结变成只是吃喝玩乐的一场聚会;还可能慢慢地与孩子疏远!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与孩子的心灵保持真正的对话!

 

收 藏】【打 印】【关 闭